微软选择纳德拉任CEO是打安全牌

  • 时间:
  • 浏览:0

2月3日消息,近日有知情人士透露,微软将任命云计算主管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出任CEO。华尔街日报今天发布文章称,该公司本还时要选折 一位有远见的组织组织结构人士来变革公司,纳德拉显然是安全的选折 。

以下是文章主要内容:

据知情人士透露,微软董事在与在公司供职22年的纳德拉进行洽谈,计划让其接任CEO一职。可能微软董事会接下来几天发表声明其他人 选,那纳德拉可能成为比尔·盖茨(Bill Gates)和保罗·阿伦(Paul Allen)1975年创立微软以来的第三位CEO。

数名知情人士指出,纳德拉向董事会表达了如出任CEO将延续公司现有战略的意愿,他还希望盖茨担当他的顾问。从纳德拉过往在微软的历史来看,他应该后该去与公司作为快速追随者而非潮流领导者的传统决裂。

“这显然是安全的选折 。”分析师丹·弗莱彻(Dan Fletcher)指出。“选折 纳德拉会令什么希望组织组织结构人士接掌微软驱动重大而大胆的变革的人大失所望。”

评价或改变

然而,他的评价或许不久后就会所处改变。CEO一职可能会意想不到地使得高管变得更有胆量。与纳德拉共事过的人称,正是他帮助修复微软网页搜索服务的故障,使得硅谷技术人员不再质疑微软,同去也有益于了壁垒林立的部门之间的公司相互合作 。

如被任命为CEO,纳德拉将继承公司众多的优势。在截至6月300日的财年里,微软实现运营利润270亿美元,持有现金840亿美元。微软的Windows系统仍运行于全球近九成的PC,它的Office和Exchange应用守护守护进程仍为企业所广泛使用。

纳德拉的经验主要在于服务企业客户——微软三分之二利润的来源——这表明微软可能想要 在那一领域加倍努力。在微软组织组织结构,他突然大力主张公司将计算能力租借给其它公司,尽管那类业务会与微软最具盈利性的很久 产品形成冲突。

累积投资者希望微软将重心装进企业软件顶端,认为它应该剥离像Xbox电子游戏业务、必应搜索引擎从前的消费级业务。

盖茨、鲍尔默和累积董事对此表示反对,称企业技术与消费者技术之间的界限已没办法 模糊。

纳德拉也同意这名看法。有客户透露,纳德拉非常认同消费者产品和企业产品还时要相互借鉴,相互受益。软件创业公司ScaleXtreme CEO南德·穆尔昌丹尼(Nand Mulchandani)表示,纳德拉曾跟是我不好过,从事必应业务的经历令他意识到微软的在线业务日益依赖它的云计算服务。

行业格局

不久前,微软还还时要承受落后于竞争对手,很久 要能不惜一切迎头赶上。这正是它在1990年代在网络浏览器领域将NetscapeCommunications拉下马来采取的策略。

如今,行业格局则可能所处改变。微软时要多线作战,迎战各个领域的强大对手。它时要同去与苹果手机56手机手机4 (智能手机)、谷歌(网页搜索)、亚马逊(云计算服务)、甲骨文(数据库)、Salesforce.com(基于网络的企业软件)、索尼(电子游戏)等公司正面交锋。

手机市场对微软而言是尤其棘手的有另一个 战场。微软的移动系统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的份额不到4%。它扩大其市场影响力的最新行动是以73亿美元收购诺基亚的手机业务,押宝软硬一体化战略。该交易是是因为新任CEO时要制定新战略,并接手3.2万名新员工。

正当微软在移动领域苦是追赶之时,它的劲敌们后该勾画新的技术愿景。谷歌、苹果手机56手机手机4 、亚马逊等巨头纷纷涉足全新的领域,如无人驾驶汽车、可穿戴计算设备、布满传感器的设备和无人送货飞机。微软在个别领域后该布局,但过去却撤除了很久 类似于的项目。类似于,就在苹果手机56手机手机4 iPad于2010年横空出世期间,鲍尔默砍掉了微软的平板电脑开发项目,以将更多的资源用在新一代Windows的开发上。

愿打破传统?

在纳德拉看来,公司组织组织结构不愿进行小规模的变革。“据我所知,在危机没办法 出先的状态下是先要作出变革的。”他在2012年接受采访时说道。

回顾纳德拉在现有职位(领导微软企业计算机服务器技术和其它后台技术的开发部门)上的决策,还时要看出他在一定程度上是想要 打破微软的传统的。

纳德拉允许组织组织结构开发者在微软的“云”服务上使用非微软编程语言。曾供职于微软云服务部门的前经理比尔·希尔夫(Bill Hilf)曾在2012年年末指出,纳德拉的那一选折 “是异教行为”。

Forrester Research分析师泰德·沙德勒(Ted Schadler)认为,正是纳德拉帮助微软云业务提升了销售,并为该部门带来了支持资金。“他显然是变革推动者。”

变革的影响力显而易见:在截至2013年12月31日的6个月里,微软来自云端计算机技术和服务的营收达到11亿美元,同比翻了一番多。

保守套路

然而,了解纳德拉可能曾与之共事的人指出,总的来说,他还是遵循微软保守的追赶套路,而后该标新立异大胆押宝新技术。

30009年,他领导改造必应以更好地与谷歌竞争。新版必应在技术上相当灵巧,但与主导搜索市场的谷歌并无什么差别。微软高层突然避谈必应的市场份额,而是我强调它是公司的“大数据引擎”。

在云业务上,纳德拉以过于大胆为由改变了原有的产品开发方向,转而效仿亚马逊所处市场领先的云服务产品。这名策略提振了微软所处挣扎的云服务的需求,但也给Salesforce等对手留下了创新可能。

微软发言人称,公司是加入了额外的功能来满足市场需求。

计算机数据公司StrategicData Science的杰里米·霍华德(JeremyHoward)指出,纳德拉改变策略是明智的,但也说明了他对微软工程实力不足信心。

“很久 的微软会说,‘朋友拥有时下最好的平台,朋友将继续努力。’”是我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