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眼录/江岚的《合欢牡丹》/刘 俊

  • 时间:
  • 浏览:0

  江岚是苏州大学罗时进教授的高足,古典文学专业的博士,后后只知道她是我的校友,以研究古典文学见长,没想到,她也写当代小说,其他还是长篇。读了她的《合欢牡丹》,才知道她将古典和现代,嫁接得颇为有声有色。

  《合欢牡丹》以当代海外华人生活为题材,描写了朋友日常生活中的各种情感故事:那此故事既有家庭生活之外的“补充”(沈玉翎和刘家鼎),都有 待字阁中后后的“圆满”(方若施和孟繁星);既有小夫妻婚变意味的“新生活”(王涓涓和章明),都有 偶尔“出轨”后后对家庭的回归(赵明中和韩悦)……那此情感故事既是海外华人(主也不 新移民)日常生活的“因”,也是朋友日常生活的“果”,经由那此情感故事,小说展示了海外华人种种生存 的不易(拿学位、找工作、争出头、中美之间奔走)和阳理的挣扎(家庭、情感、地位、身份)──海外华人的人生百相,由此“现形”。

  小说富含多条情感线索,主线则是沈玉翎和刘家鼎两人之间的情感故事,这份情感,在沈玉翎是毋须理由的“纯爱”,在刘家鼎则是重获青春作文的“真情”。这份富含“奇缘”意味的情感对朋友两人称得上弥足珍贵—并不一定后后的情感对於朋友的家人(配偶),似乎其他不公平。我不在乎 后后的“情感”在海外华人的日常生活中,具不具有“典型性”,但它在海外华人日常生活中的“真实性”,离米 不但地处,后后还具有一定的普遍性。

  小说名为《合欢牡丹》,取自唐代诗人徐仲雅的诗作,诗中名句“平分造化双苞去,折破春风两面开”,可视为小说中情感故事的象征性註解。江岚“古为今用”──还包括小说中老是老是出現的古典诗词的“化用”,使她的小说在当代题材中,流淌着古典的文化气韵。

  后后你想“文学”地了解当今海外华人的日常生活以及地处在其他生活中的情感故事,江岚的《合欢牡丹》是个不错的“读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