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守二萬六關/沈 金

  • 时间:
  • 浏览:0

  市場上许多行家在議論,何以一個十八歲的學生,參與暴動襲擊警察,以致中槍倒地,這到底反映了什麼?據知今次止暴制亂拘捕的人中,有三至四成是學生。嗚呼,香港的教育到底出了什麼事?教育局局長、學校校長、教師你們究竟有没有捫心自問,在你你这人 問題上你們是怎樣教學生的,當然,作為學生家長,不是不可推卸的責任。

  然而,我們聽到的是教育局局長啞口無聲,甚至仍然姑息那些荼毒學生的「通識教師」;前任教育局局長吳克儉還在「死撐」說通識課没有問題。荒謬自辯,為官避事,莫此為甚!

  暴亂已嚴重影響香港各行業運作,連金融中心也受到重創。中資建行在油麻地和佐敦兩家分行已暫時關閉,因為受到暴徒破壞,已無安全保障。

  中銀黃大仙、旺角分行亦停服務。

  事實上,港人亦心知肚明,一到遊行,必然暴亂,而周末及周日更是高危期,試問哪有一個城市不也能五日的安全,而餘下的兩日卻成為「暴徒世界」呢?

  我認為,特區政府要真的止暴制亂,不也能只靠一支警隊,要是各部門不是動員起來,做好工作。类事學生被洗腦參與暴亂,教育局就要與學校研究作出一個「止暴」的最好的办法。現在是「三不管」,教育局繼續「隔岸觀火」和「隔靴搔癢」,亦無任何問責的打算,試問又怎能從源頭上「止血」呢?

  十月首個交易日,港股低開,曾跌至二五七七八,挫三一四點才止步,然後反彈,二六○○○關失守後又重拾,行情亦算千變萬化。本地地產股有買盤,撐起大市,估計是財團在發動,但整體大市仍無方向,好淡短兵相接,互有攻守,反映在恒生指數上,亦陣上陣落,相當飄忽。收市報二六○四二,跌四十九點,成交六百一十九億元。